南方热线,华南热线--华南地区门户网站!欢迎您! 今天是: 用户中心 发布信息 用户注册 收藏本站
网站首页 广东新闻 国际国内 文化频道 教育频道 女性频道 财经频道  
母婴频道 汽车频道 科技频道 在线商城 房产频道 时尚潮流 海南新闻  
健康频道 港澳台湾 博客家园 幽默笑话 心理测试 周公解梦 在线算命  

广州 韶关 深圳 惠州 东莞 汕头 珠海 佛山 江门 海南 海口 广西 南宁 香港 澳门 台湾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旅游文化 →  文化资讯 → 文化浏览:蔡记烀肉
蔡记烀肉
作者:佚名 来源:中国城市文化传播网 点击数:4885 更新时间:2018-12-29【字体:

    每天早晨东方启明星亮的时候,蔡三叔就忙乎完了他那半宿的活计,坐在炕头上足足地喝完了他那一缸子浓浓的老红茶水,也抽透了他那袋老旱烟,就用足了力气透彻地咳了两声,惬意地吐了一口老浓痰,随即拽了枕头头朝下躺下去后,边把脚伸进老伴儿蔡三婶儿的被窝里,并用脚趾头捅了捅老伴儿蔡三婶儿的老屁股,说:

    “起锅。”

    于是,那蔡三婶儿便激灵儿地起来麻溜儿穿上衣服提着裤子下地坐在尿罐子上哗哗哗尿了一泡老骚尿后,静了手,抖起精神哼着《五更调》用足力气掀开那厚厚的深红的头号儿红松老锅盖,并随着那腾腾热气就极富激情地喊一嗓子:

    “又一锅喽——”

    接着,三婶儿就从那热气腾腾的大锅里迅速地将那些烀好的猪五花肉、猪肘子、猪肚儿、猪肠儿猪头肉等等的烀货儿一块块地都捞到那平展展的案子上。

    看那些烀货儿,深红而且光亮,酥烂烂颠儿颠儿地跳动着散发着那说不清道不明的香气……于是,这辽北东河小镇清晨半条街上便弥漫了蔡家烀肉那特有的诱人的香气。

    这时的三叔已躺在炕头儿上呼噜起甜美的回笼觉儿来。

    三婶儿这时忙乎的是有条不紊而且心情格外的畅快,咧着嘴笑着看着那些烀货儿就像艺术家欣赏自己的艺术品。她熟练地把那些烀货儿分类改刀切好,再一一放进主顾们头天晚上就送来的大盆小盆等器皿里。三婶儿分那些烀货儿从来不用秤,全凭手上功夫十分有准儿,上下不差钱八儿的。单位个人左邻右舍乡里乡亲的全是常年的主顾,心底的信誉,就是差点儿也没说。卖的是手艺,吃的是味儿,没那许多说道的。而且三婶儿一看那器皿便知是谁家的都用什么用多少从不出差错的。钱也都是压在那器皿底下,三婶儿分烀货儿的同时便把那钱一一收了,也是草草过个目,从不细数。每每主顾们都要多付些零头儿。

待三婶儿忙乎完她的活计时太阳就出来了。

    接着就和往天一样儿,先就把那个油光光的老榆木小方炕桌儿放在炕上并拣上碗筷儿,又切了一盘儿上好的猪耳猪舌猪蹄儿之类烀货儿,并烫上了那小烧儿高粱酒,然后就走到隔壁我家的窗下有节奏地敲了敲窗户便说:

    “酒烫上了,过来吧。”

    “嗯哪。”我边起床边穿衣服边答应着。

    于是,我就和往天一样儿洗漱完毕后就到隔壁三叔家去。

    我和三叔一不是家族二不是亲属,但父一辈子一辈多年的老街坊老邻居,临街的伪满时期建的连脊的青钻瓦房只一墙之隔,一家人似的,啥说儿没有。特别是“文革”期间我读大学为躲武斗在家待着时,三叔也不让他的俩孩子上学“闹革命”,偷偷地求我给他的俩孩子补习功课。等国家恢复高考时两个孩子双双考入了国家重点院校,现如今早已毕业在国家重要部门工作在城里过着现代化幸福生活。

后来我也被分到了镇中学教书而且至今仍和三叔是邻居。

    只这份情谊三叔就念念不忘,逢年过节孩子们都给我买很贵重的礼物不说,每天早上的这顿小酒儿也是必喝的。

    三叔三婶儿对我好,多年如一日。大事小情少不了我不说,更有那老师般尊敬,哥们儿般情意,儿子般爱护,百说儿没有。特别是每天早上必喝的这顿小酒儿,已成习惯,多年如此。遇有特殊情况要事先说话的,要么他老人家要生气。更何况三叔的烀肉别有风味儿,百吃不厌,早已把我给吃上了瘾,一天不吃就馋得不行。而且,每天早晨三婶儿都是准时地敲窗户叫我。

    三叔烀肉是祖传的手艺。

    三叔祖籍山东青岛。当年闯关东分家他爷爷只分得了那块“蔡记烀肉”的牌子和一坛子烀肉老汤便挑着闯关东来了,来到了镇上做起了这烀肉的生意。这东河小镇可是辽宁吉林内蒙古的交界处,水陆码头,民国时期就是商贾云集商品集散的重镇。那蔡家的老掌柜蔡三叔的爷爷也是经营有道手艺独特而且人情世故也是处理得当,无论官府百姓都交口称赞。那生意也是红红火火远近闻名几代不衰,而且到了三叔这辈儿还有了新的发展。

   据三叔酒后透露,那烀肉的香料都是很有些讲究的,至今都要每年亲自回山东到山上采摘,每次都是大包小袋的背回二十多样儿以备一年之用。据三叔说,有几样儿香料都是很名贵的,只在崂山顶上一小块儿地方才有的呢,一般人是绝对找不到的。还有几样儿我根本就没看见过,也叫不出名字来。

烀肉用的水也奇巧,只用他家后院儿那口百年老石头井里的水。当年为挖这口井找先生看风水费了好大的周折才得此好水,而且是先挖的井后盖的房子。那井水清澈甘甜非同一般。

    烀肉用的猪肉、猪下货、排骨、大骨头等都是当地的老品种黑猪,而且专用当地也是蔡姓本家的屠宰户的,蔡姓本家也是风雨不误,每天都是收拾得干干净净送上门来。

    三叔烀肉都是在晚上进行而且就三叔一个人操作。据三叔说那说道更大,有“三分香料七分烀”之说。可具体怎么个烀法儿,你就怎么引诱三叔酒喝再多也是守口如瓶笑着不说。每每三叔都如是说,你就别操这份儿心了,三叔活着就有你的肉吃,每天早上早点起来,别尽叫你三婶儿敲窗户,年轻轻儿的惊着咋整……

每天早上我上三叔家吃猪蹄儿喝烧酒时,都要站在他家门前欣赏一会儿五尺长三尺宽黑漆底儿金字儿檀香木的那块牌子。据三叔说那也是很有些来历的。说那字是他太爷那辈儿郑板桥吃了他家的烀肉后亲手给题的,并找大工匠精心雕刻烫的金,祖辈传至今。就现在看上去也不减当年风采:“蔡记烀肉”四个大字写得怪诞险峻,潇洒飘逸,活生生的布白也奇特,板桥的“六分半书”的特色发挥得淋漓尽致。落款处“板桥之宝”篆刻方印也是那么醒目得当。整个牌子看上去是那么的典雅而凝重,稳稳地挂在百年青砖瓦房的老门框上。再和着那从屋里飘出的阵阵烀肉的香气,使人感到十分的惬意和舒服,说不清是一种什么样的享受。

“有啥看头儿,那么块儿破牌子宝儿似的,天天看也看不够,屋去和你三叔喝酒得了……”

每每我站在门口看那牌子时三婶儿就这样和我唠叨。

    待我进屋时,三叔和往天一样,已面对小方炕桌儿耷拉着眼皮做沉思状庄严地坐在炕头儿上了。老山榆的油光光小方炕桌儿上摆着白底儿蓝花儿旧式的粗瓷大碗,里面满盛着猪耳猪舌猪肚儿等上好的烀货儿,颤颤地冒着香气,同时也弥漫着温了的高粱酒的芳香。

    我也不说话,习惯地脱鞋上炕里与三叔隔桌儿面对面盘腿坐稳,拿起三叔那把祖传的老锡酒壶过来就往那八钱一个的大酒盅子里给三叔倒酒。三叔皱着眉做严肃状用他那胖得发圆的老手迎着。待到酒倒满时他便慢慢地捏起盅来张开老嘴一扬脖子一饮而尽。直把那酒盅裹

    得吱吱儿作响才将手和脖子收回来,啪的把酒盅往桌上一撂,随着就无限畅快的一声“啊——”并甜甜地啧啧嘴唇儿,又摩挲摩挲他那亮亮的光头顶和他那堆满肥肉的后脖梗子,松了松裤腰带,这才抓起筷子伸进碗里胡乱地夹一块什么塞进嘴里低下头去闭上眼睛细细地咀嚼起来。

    我也边喝着酒边捡我爱吃的细细地品味着。

    “昨儿晚儿上又和你媳妇整事儿了吧……”

    三盅酒下肚儿三叔的话匣子便从这里打开。

    “嗯……没有……尽扯……”

    我不好意思地搪塞着,便用眼睛斜了斜三婶儿。

    “老鬼,总没个正经……”三婶儿边往壶里续酒边说。

    “哈哈哈哈……”三叔豪放地笑了。又干了一杯酒后,拍了拍他那老肚皮说:

    “和你媳妇整事了吧,哈哈……年轻人还有不整事儿的……连我三天两头还和你三婶儿整事呢……哎哟!”

    三婶儿及时地狠狠地掐了三叔屁股一把。

    “尽放圈儿屁!别听他胡诌。”三婶儿说。

    “……你这老㧟,我胡诌……昨晚儿也不谁往我被窝里钻来着,你问问她……问问……”三叔用他那胖手指头指着三婶儿说。

    “那你可是白话,三婶儿可不能……”我挑唆着说。

    “那是暖和暖和,别寻思谁得意你似的。”三婶儿红着脸说。

    “对,你能喜欢我吗?也不谁,年轻轻儿大姑娘家跟我钻高粱地……还跟我跑到关东来了……哈哈……哈哈!”

    三叔畅快地喝着吃着笑着。三婶儿也边吃边咽着小酒儿并假装生气地说:“就能烀几块破肉,这辈子跟了你肠子都悔青了。”

    “烀肉!我这蔡家烀肉,哼……光彩着呢。想当初我太爷那阵耳朵,道光皇娘不生养,打发太监偷着买我家的烀小肚儿猪鞭吃……我太爷还特意加了料调剂……吃着吃着那皇娘就怀上光绪了。我太爷还被请进宫当了御厨呢,专烀猪鞭小肚儿供皇上享用……那光彩……款式着呢,嘁……我蔡家烀肉滋阴壮阳,常吃保管你娘们儿无比的温软,爷们儿那玩意儿也铁棍般硬实。祖传秘方,你知道个屁,你这老㧟,要么你都七十多岁了还往我被窝里钻……”

    “……你有能耐,您老蔡家祖上有德祖坟冒青烟了……”三婶儿边揶揄着边给我和三叔倒着酒。自己也满上酒滋润着。

    就这样儿,喝着说着快活着,渐渐地三叔的脑门子上就渗出了愉快的汗珠儿。我也边吃边喝边附和着鼓励着。这时的三叔就越发地来了兴致。

    “……那吴大舌头那阵儿,专吃我家的烀猪舌头,每天早晨都是专人来取的,还他妈说,呜——呜,好吃呢,吃完了舌头利索多了呢。后来走了,要么不也把舌头吃好啦?也他妈的可惜了的,哈哈哈哈……”

“你把人家大舌头吃成小舌头儿啦人家不宰了你,美的呢……”三婶儿严肃地说。

    “那可不咋的,不宰了你……”我也随和着说。

    “……妈那巴子的,小鬼子损,作践中国人,也他妈爱吃我的烀肉,还得天天送到宪兵队去。你三婶儿都给特殊加工——把那烀肉好生地在尿罐子里泡泡再送去。你说咋地,小鬼子还真他妈的吃不出来,还他妈说呢,你地肉地大大地好,米西了香香地干活。我说你地米西了香香地就好,我的也就大大地高兴地干活……我他妈心里话儿,去你妈那个呱嗒嗒的吧,你的米西地是你奶奶那臊尿地干活,臊臊地干活。哈哈哈……臊臊地干活……哈哈……”

    说到这儿,三叔便开心地拍着大腿笑,我也捂着肚子笑,三婶儿笑得前仰后合早已把那没牙的老嘴笑得流了口水把个枣核儿般老脸笑成了一朵芍药花儿……

    “还有脸说呢,这老狗……”三婶儿强忍住笑说。

    “狗……你说狗……那是国民党,税重不说,尽他妈白吃白拿……都叫他们给拿穷了,要不早发了……可也是,发了财也得挨整挨收拾,还他妈活不到今儿个呢,想来也是我蔡三老爷的福分呢……”说着就又刷地干了盅酒。

    “那可不,别个不说,‘文革’就得把你糟践死了。福分……”我说。

“……还是你三叔我有眼力吧,交了几个正经人,那张区长那人,好哇……白书记,那才是共产党的干部呢……可惜了哟……唉……”

    一唠到张区长白书记这段儿三叔借点儿酒劲儿眼圈儿就有些发红。

    东北战役后期解放四平国共“拉锯”时,共产党东河地下区委书记张区长到东河开展工作时就秘密住在三叔家。张区长为人正直重情意讲义气,十分崇拜三叔的为人和那祖传的手艺,也爱吃三叔的烀肉爱和三叔喝烧酒。那时国民党的势力大,张区长他们只能秘密工作。一九四六年辽河发大水,加之国民党追击围剿,张区长他们就被围在了内蒙古人烟稀少的查日苏地区。粮草皆无,处境十分危急。在这个时候一般人是不敢前去搭救的,因为有国民党的堵截还要撑船走二十几里的水路。三叔接到信儿后二话没说当即就准备米面酒菜烟土银元等和整整一锅烀肉用盐卤好打发人趁黑夜撑船给张区长他们送了去,使得张区长他们绝路逢生。

东北解放了,张区长他们收复了东河回来时便先到蔡三叔家答谢。以后和三叔处得就更是密切。土改划成分按说三叔家应被划个富农小业主什么的,可张区长说老蔡家对革命有特殊贡献就硬给划了个贫农。合作化“一化三改”按说像三叔这样儿的也必须“合作”入社,可张区长说“蔡记烀肉”是传统文化应予保留。因此满小镇上私人买卖只保留了三叔一家。三叔的生意做得也是一直的兴隆顺畅。

    后来张区长当了县长也还是时常到镇上来看三叔与三叔吃烀肉喝烧酒叙旧情。再后来张区长到地区公署工作也是每年必来并时常关照三叔。时常还托人捎些茅台酒、中华烟什么的。

    张区长升迁走的时候也是特意嘱托镇上的白书记说要对老蔡家多加关照,老蔡家对革命有贡献。白书记也十分热心正直,平时大事小情没少关照三叔,与三叔处得也十分不错,一有闲暇也爱和三叔吃烀肉喝烧酒叙旧唠家常。

    “……那白书记哟,可惜了的喽,多好的人啊,唉……”三叔默默自语着呷着酒……

“    文革”时,红卫兵造反破“四旧”,摘下“蔡记烀肉”牌子就要砸的时候,白书记就挺身站出来说,老蔡家对共产党对革命有功啊,而且“蔡记烀肉”也是传统文化呀,上级有令不能砸呀。红卫兵们哪管那些许多,说你走资派还敢替资本主义说情,今天先把你砸个粉身碎骨再说。说完就要围打白书记。三叔终究是有经历的人,一看事情不妙便麻溜儿给红卫兵们跪下说,革命同学们,别动怒,这块破牌子我待会儿就劈了烧火,你们年轻轻儿的别再碰着哪儿。说着就鸡啄米般给红卫兵们磕头。直把红卫兵们磕得乐着说,看你这态度还不错,今天就依了你,饶你一把。但你得向毛主席请罪学个王八爬才行。三叔麻溜儿说行行行行学什么都行,只要红卫兵战友们高兴就行。于是红卫兵的头儿就掏出毛主席语录本儿来翻到有毛主席像的那页拿着挨近三叔的鼻子在前面走,三叔就学着王八的样子在地上爬。三叔还故意做些怪态,瞪圆眼睛,脖子还一伸一缩的,红卫兵们和围观的人们都哄笑着鼓掌。等红卫兵和群众的“革命激情”发泄完了,感到满足了,也就都各自散去了。

    事后,三叔流着泪把那牌子好生地擦了擦,用布包好放进老板柜里。又把那烀肉的老汤熬了又熬装在坛子里封好埋在了后院儿的老榆树底下。

    后来,白书记挨批挨斗挨整挨打到了奄奄一息临终前的时候,该说的遗嘱都说完了后,便叫儿子去蔡家一趟说想吃烀猪肘儿肉。三叔一听二话没说便吩咐三婶儿说:引火!并到后院挖出老汤倒出一半儿烧上,又到国营饭店靠交情匀了一个猪肘儿烀上。烀好便跑着送到白书记家,可惜那白书记已经咽了气。三叔手捧着猪肘肉流着泪郑重地放在了白书记身旁入了棺。

    三叔在白家回来的当天晚上,自己喝了一夜的闷酒。思来想去,决定去找在地区当军区司令员兼革委会主任的张区长去。

    第二天,三叔便登车前去。

    到了地区,老区长听了三叔说的情况儿后,思考了一阵便笑着对三叔说,不急不急,小事儿小事儿,这么些年了你也该歇歇儿了。咱老哥俩也该团聚团聚了,我也陪你休息几天叙叙旧情,喝几天酒,先别想烀肉生意的事。三叔也就答应了。

    于是,老区长张司令员就整天地陪三叔吃饭喝酒开车逛街上公园看电影尽情尽兴应做尽做。到了第三四天头儿上虽然老区长不亲自整天陪了,可军区招待所的男女服务兵们把三叔照顾得更是无微不至,定时地吃饭洗澡换衬衣还给三叔弄了一套加肥的军装换上。

    可三叔心里就犯了嘀咕,张区长我是找你帮忙办事,想继续做烀肉生意来的,不是要情儿享受的,行不行说个话儿呀,这整天跟皇上似的哪行啊。可老区长每晚上陪三叔喝酒时却总是说,别忙别忙,好好休息享受享受,就别想那烀肉的事儿,这么大年纪了,也是有贡献的人,好好地住几天,叫我还还你的情。

    等到了第十天头儿上,这三叔怎么说也不住了,老区长也不再深留,于是,就给三叔拿了些烟酒食品等眼么前儿的礼物,并亲自送三叔到车站。

    等三叔回到镇上到家门前便傻了眼:他那块“蔡记烀肉”的牌子又稳稳地挂在了原处,见三婶儿正忙乎着收拾下货儿呢。屋里也收拾得整整齐齐,焕然一新,一闻那从屋里散发出的香味儿,便知已经开业好几天了。

    后来听三婶儿细说才知道,三叔走后不几天上边儿就来了工作组,专门为三叔和白书记的事进行摸底调查后,特意开了平反昭雪大会。当场把陷害白书记的犯罪分子逮捕了起来进行了法办。同时,从根到梢儿地把老蔡家怎么对共产党的贡献细细地总结颂扬了一遍,又说和北京全聚德一样儿是传统文化。并做出决定:无论是革委会还是其他革命组织,要对“蔡记烀肉”加以保护,严禁阶级敌人和地痞无赖进行破坏和捣乱。食品部门应保证蔡家的原料需求并保证质量,价格自定并免税经营。

    三叔这才恍然大悟,心里一切都明白了。心里话儿老区长啊,够劲儿呀。这以后,三叔的烀肉生意就又兴顺起来红火起来。三叔的心里也就越发地念念不忘他的好友张司令张区长了。同时我也就在这时教三叔的两个儿子学文化课,喝三叔的烧酒吃三叔的烀肉至今。

改革开放后三叔的营业就更红火起来,老两口儿的精神头儿和身体也越发地好起来。整天地忙乎也不知累,收入也十分令人满意。

    有时我劝三叔多教些徒弟多雇些人扩大规模挣大钱,可三叔说那是不行的,祖上传下来的手艺是不能外传的,再说一多起来味道就变了。钱多了要生祸的,够用就得。为使手艺不失传,三叔只带了一个亲侄儿做学徒。

    早上我和三叔喝烧酒吃烀肉时,有时我问三叔这些年挣多少钱了,三叔说没挣多少钱也就三十多万儿。

这时三婶儿就给三叔使眼色并抢着说,哪有那么多,脚踢不倒俩破钱儿。便又给三叔使眼色。三叔全然没有看见三婶儿的暗示继续说:

    “光定期的二十六七万呢,活期的呢?嘁……用钱吱声儿……”

    三婶儿红着脸就不再多说什么了,我也就知趣儿而不再往下唠。

    “不管怎么说,你三叔我活着就有你的肉吃……每天早晨早点儿起来,别天天叫你三婶儿敲窗户,万一你和你媳妇整事儿叫那老㧟给冲着,那他妈那巴子成何体统,啊?哈哈哈……

    “人家早晨不……尽扯……”

    “这老不死的……”

    “喝酒,三叔,别扯了,干!碰个响儿。”

    “干!见底儿,喝个百灵鸟儿,走——”

    三叔说着和我把那酒盅碰了个小小的清脆扬起脖子一饮而尽后,也不放下来,直把那酒盅含在嘴里左弄右弄发出清亮的吱儿吱儿吱儿的声响,真像百灵鸟在枝头欢快地歌唱……

    每天早上酒喝到这个份儿上也就差不多了,三叔也就有了半仙儿之体了,没等我走他已躺在炕头儿上打起了甜甜的呼噜。油光光的脸上还带着笑意,俨然一个大肚弥勒佛。

    我也叫三婶儿盛了饭泡上那热乎乎的老汤吃完上班去了。

    到第二天早晨东方启明星亮的时候,三叔和往天一样儿,忙乎完了他那半宿的活计,坐在炕上喝足了红茶水抽透了老旱烟,再把那枣木老烟斗往炕沿上磕了磕使足劲咳两声潇洒地吐一口老浓痰后,便头朝下满意地倒在自己的被褥上。于是就又把脚伸进三婶儿的被窝里并用脚趾头捅了捅三婶儿的老屁股,说:

“起锅……”

    于是,三婶儿就激灵起来提着裤子哗哗尿泡老尿后净了手,哼着《五更调》用足力气揭开那红红的老锅盖,随着那腾腾热气就很有底气地喊一嗓子:

    “又一锅喽——”

    于是,东河小镇早晨的空气里便弥漫了“蔡记烀肉”那悠长的、特有的、引人垂涎的香气……

    作者简介:苏玉森,1954年生,辽北辽河边人。文艺兵出身,多年坚持文艺创作。善弹扬琴中阮琵琶,近年开始研习西洋乐器吉他。代表作为个人文学作品集《嘴殇》、民族器乐合奏曲《辽河情韵》《黑土情思》(作曲)等。

发布人:admin
● 上一篇文化: 北京风痕“10大网+赠30网=1800元”网媒小炒作已钜献3年!
● 下一篇文化: 这个商标,或成一带一路企业竞逐的香饽饽

 
告诉好友】【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图片文章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化
文化评论
{$review}
文化专题
 广东旅游
广告位置
热点文化
OPPO Camera Phone首次独家
蔡记烀肉
网络中国,全景呈现:2016
后来居上,弦在箭上:2016
先声夺人:2017中国“十大
2016年黑龙江冬季旅游推介
全球生鲜+土豪大礼,易果网
姜子涵:结着清愁一样的丁
北京风痕传媒集团湖北事业
习主席历来讲话引经据典(
推荐文化
该分类还没有添加任何内容!
关于我们 | 用户中心 | 网站留言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3-2010 南方热线,华南热线,华南新闻网,南方新闻网www.nfrx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备15064924号-1 QQ:1186891605